在半山腰的山泉水边得知了获奖的消息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3-01-15

  我正和几个学生爬山(九龙,毕架山),在半山腰的山泉水边得知了获奖的消息……

在半山腰的山泉水边得知了获奖的消息

  我正和几个学生爬山(九龙,毕架山),在半山腰的山泉水边得知了获奖的消息。现在每次和学生爬山经过这里,学生都会开玩笑说“老师您曾经在这拿了300万”。

67.jpg

  王钻开:还有一个有趣的巧合,我申请奖项的题目是“普适高效水能收集技术”,是基于2020年在Nature发表的工作,其中采用的材料是受大自然启发。同时,我又在山上得知获奖的好消息,都是与水有关,可以说是“有水则灵”。

  王钻开:这个奖项影响力和穿透力非常大,给我带来了多元化、多层次的关注。获奖后,有很多不同方向、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甚至不同圈子的关注,甚至也引导了一些人进入到这个比较小众的研究领域,这个过程中,我也在不断拓宽自己的研究思路。

  王钻开:从离开座位到登上台的20多秒,让我回想起了过去20多年的科研之路。我以前做很多事情都不能一次得到最好的结果,可是这项荣誉竟然“一蹴而就”,也是我至今最重要的奖项。

  王钻开:“科学探索奖”不仅是对获奖者科研工作的肯定,也宣扬了一种更纯粹的科学探索精神,尤其是那些需要长期探索而短期收获较少的无人区。

  在我看来,最大的意义是让科研工作者回归科研本身,追求科研的,更有定力去探索无人区的工作。

  王钻开:我们今年发表的一篇关于莱顿弗洛斯特效应的科研经历和这种精神非常吻合,解决了一项困扰工程物理界266年的历史性难题,在此之前,很少有人去研究这个艰难还成功率很低的工作。

  我们组里的两位博士后真的是坐“冷板凳”,在这个无人区艰辛探索了四年,终于攻克这个难题。尽管两个博士后只发了这一篇第一作者的论文,可是工作引起的轰动更为巨大,赋予的内涵更为丰富。

  王钻开:如果我们画一个相表,把奖项的难度系数当做横坐标,横坐标越大,代表难度系数越大,把奖项的奖励力度当做纵坐标,纵坐标越大,奖金越多,我们基本可以看到,科学探索奖在一个非常靠近右上角的区间。

  徐彦辉:能够得奖,我个人是非常高兴和荣幸的。能够被这些科学家、前辈同行所认可,这是我们做科学研究最幸福的事情之一了。

  徐彦辉: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奖项。它有独特的选人标准,并不是以常规的发表论文,或者说看获得的“帽子”来选人,而拥有自己的“品味”,获奖人是很有代表性的。这为中国的科学发展带来了一个比较好的示范作用。

  徐彦辉:会更自信一些,因为获奖一方面是对我们过去的认可,更重要的是对我们未来的期许,希望我们在科学上能够更勇于探索。

  翟荟:对于科学家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不要“躺平”,这是“科学探索奖”的重要精神。即使当下完成了国际同行认可的工作,还得走出科研舒适区,以好奇心为驱动力,探索新的问题。

  小科:杨振宁先生是“科学探索奖”的发起人之一,您作为杨振宁在清华大学的“关门”,对这种传承有什么感悟?

  翟荟:杨先生说过,“科学家最好做一个有发展的方向。”他也说过,“最好做感兴趣的方向。”一位朋友问我,杨先生这两句话是不是矛盾?我认为并不矛盾,因为杨先生还有第三句话,“一个人的兴趣不要太狭窄。”

  曾艺:当时正踢着人字拖去游泳,把手机放入储物柜前时,照常查一次邮件和微信,就看到了获奖的邮件。当时很开心,还有点兴奋。跳进泳池,游完1000米之后,就完全恢复平静了。

  曾艺:第二天网上官宣后,几个学术微信群里收到祝贺,有点应接不暇。过了一会儿,我自己实验室群里也在祝贺。我写了一段感激的线年学生们的功劳,我代表一起奋斗的同学们一起领了这个奖,然后交代了一下怎么用这笔钱带他们去玩。

  曾艺:这个奖的社会影响力让外行多看了我一眼,至少想多了解我一些。今后更要对得起“科学探索”这几个字,坚持做勇敢的课题,探索认知的边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